亞心網訊(記者王麗芳 通訊員孟凡東報道)莫名其妙背上一條犯罪記錄,在石河子市51小區一家單位工作的李瑞從盛夏找到入冬,至今還沒讓這條犯罪記錄“消失”。11月21日上午,李瑞告訴記者:“明年我想考公務員,因為犯罪記錄怕是要耽誤了,這件事兒太讓人糾結了。”
  34歲的李瑞今年3月底,被一條來自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庫爾勒市公安局天山路派出所的犯罪記錄給“砸中了”,直到7月初,他無意中通過派出所工作的朋友,從手機上公安網查詢了一下自己的檔案:“檔案顯示我有一條犯罪記錄,有案件名稱、案件編號,名字和身份證號都是我的,可是我從來沒去過庫爾勒。”
  隨後,李瑞查到了辦案民警的姓名和聯繫方式,但多次打電話不是被掛機就是無人接聽。7月底,李瑞在網上往庫爾勒市公安局局長信箱投了一封信,如實說明瞭自己的遭遇:“又過了兩周,一位庫爾勒市公安局負責處理局長信箱的工作人員打電話詢問我事情細節,我複述後,他說有調查結果後跟我聯繫。”
  8月20日,李瑞再次撥打該工作人員的電話,無人接聽。次日,該工作人員回電李瑞,詢問他身份證號進行核對,然後就沒了下文。9月9日,李瑞再次找到這位工作人員,對方卻告知:“別找我,找辦案民警。”9月12日至16日,李瑞每天都撥打辦案民警的電話,但對方始終不接或是掛機。10月29日中午,辦案民警回短信說已經上報到州局,州局再上報自治區公安廳,犯罪記錄會撤銷。
  李瑞說,明年是自己最後一次考公務員的機會:“犯罪記錄不撤銷,不僅影響我考公務員和晉升,將來孩子上學也會受影響,但我至今沒收到一句‘抱歉’。”
  李瑞的愛人莫張梅說,自打李瑞知道了這條犯罪記錄的存在後,就整天悶悶不樂的:“不知道問題啥時能解決。”
  11月21日下午,記者致電庫爾勒市公安局負責局長信箱的張姓工作人員,對方說該事件已經上報州局,正等待處理。
  11月24日上午,記者致電該事件辦案民警,他解釋說,案發時因為其中一個參與鬥毆的當事人沒有帶身份證,當事人自己報了身份證號:“沒想到他報的身份證號是李瑞的,結果就出了這種紕漏。”辦案民警告訴記者,該事件已經上報州局:“州局上報自治區公安廳後,問題就可以解決了。”  (原標題:天降“犯罪記錄”讓石河子小伙很苦惱)
創作者介紹

紅木傢俱

md41mdpx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